清朝的事…

邻居孙大爷是个有志气的人,他的志气就是买更多田地,让家人过上富足的生活。

他们一家有十八口人,住在我家隔壁,那是一套只有三间的土砖瓦屋,其中一间是堂屋(客厅),只有两间屋可以睡人。

我到现在也搞不懂他们是怎么睡下去的!

据说,古代的房屋阁楼也可以睡人,那应该是一群人挤在一起睡觉的。

他们一家人在孙大爷的领导下,做事都很勤劳,在本村算是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家。他家的钱,除了勤劳得来,还有异于常人的节约。

比如,割完稻谷,把稻谷堆在稻场上,他们会给稻谷泼两桶水,让稻谷发霉,这样打出的米就耐吃一些。

所谓耐吃,就是发霉的米比较难吃,所以大家就吃得少。

那个岁月,大家普遍贫穷,一到秋冬季,白天时间变短,晚上没什么体力消耗,所以绝大部分人都不吃晚饭。

他家里自然也是如此,除了不吃饭外,连正常的菜也不吃,而是吃晒干的各类树叶,还有萝卜茵子,这些基本是兔子和猪吃的东西。

他们把那些干叶子揉碎,蒸熟,中午和饭一起吃下去!

这听起来很荒诞,但却是真实的,他们就住在我家隔壁。

他们节省的钱只用来买田地,但这些田地并没有给他们带去幸福!

他们的结局很凄惨:一家人相继死于疾病,我反复问过是什么疾病,但没人知道。

他家里死得剩下一个老头儿,因为排行最小,所以叫幺老头!这个老头,我还记得,他有精神上的问题,俗称神经病,常坐在家门口自言自语,让我有点害怕。

我小时候,他就去世了,他死后躺在他旧屋边上的一棵树下面的板床上,我的爹爹给他洗澡穿衣服。我从旁边走过,感觉很害怕。

这就是我邻居孙大爷的一家,这一家十八口人早已不再,土砖房屋在去年彻底坍塌。

他们像风一样来到这个世上,又像风一样刮走了…